黑暗又变态的岛国片,却把人看哭了.

  • 时间:
  • 浏览:143789
  • 来源:万财影视

东野圭吾的小说不断影视化,本土进行了改编创作还不够,中韩两国还要竞相翻拍。

然而本身水准就已经很高的作品,拍成电影往往不如原著精彩。

像《解忧杂货店》到现在也没拍好过。尤其东野圭吾的IP到了我们国内,更是被糟蹋得不行。

叔真不是存心要黑,但近两年上映的“公益鸡汤”《解忧杂货店》和平庸模仿日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都挺令人失望的。

不过今年叔还挺期待国产版的《白夜行》。这个题材的话,电影肯定是没法过审,但音乐剧可以曲线救国

著名演员韩雪携手音乐剧明星刘令飞,主创团队也很强,希望这次东野圭吾的IP能在中国翻次身。

东野圭吾笔下有两大人气和出场率都很高的男主。

一个是号称是神探伽利略的物理天才汤川学,由福山雅治成功塑造。

另一个就是得过剑道冠军的优质警官加贺恭一郎阿部宽承包这一角色。

“加贺”系列共有十部小说,阿部宽自2010年的日剧《新参者》就在饰演这名高大沉稳的刑警。

后来本剧推出的SP口碑也一直不错,宽叔也是艳福不浅。

《麒麟之翼》里,大家的老婆新垣结衣和宽叔继《龙樱》之后再度搭戏。

《沉睡的森林》中,宽叔还和饰演芭蕾舞者的石原里美有过暧昧的感情戏。

今年“新参者”的剧场版电影迎来了尾声,“加贺恭一郎”系列的最后一部小说被搬到了银幕上,加贺的身世之谜终于被揭晓。

《祈祷落幕时》

加贺年少时,母亲离家出走来到仙台。

直到母亲去世后,她生前的老相识才联系到早已长大成人的加贺。

在整理遗物的时候,他发现挂历每一页上都分别写了一座桥的名字。

母亲孤独死去前可曾想见自己一面?她当初为何抛家弃子?她的情人绵部俊一又是谁?

带着这些疑问,他不停地12座桥周围寻找线索。为了查清母亲的事迹,他自愿调到日本桥警署,一待就是十几年。

16年过去了,一具腐烂生蛆的女尸在一所住宅里发现,20天前她遭遇了绞杀。

这所住宅的户主是越川睦夫,现在下落不明。

刑警松宫发现房内的日用品简陋十分可疑,案发地附近先被掐死又被烧得体无完肤的流浪汉自然和本案形成关联。

凶手显然是提前预谋好的,他想到了DNA鉴定常用牙刷和毛巾等物品而有所防备。

这导致第一次DNA鉴定不符,而第二次在用床单上的微量物与尸体进行比对后,鉴定结果是匹配的

惨死的流浪汉正是越川睦夫。

蹊跷的是,越川睦夫的房内也有一本写有桥名的挂历,笔迹和加贺母亲的那本一致。

加贺因此正式加入了此案的调查,母亲的老相识看到越川睦夫的画像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个人是绵部俊一,母亲的相好。

虽然不知道桥名的实际意义,但每年7月上千人的洗桥活动很适合秘密地约会。

仔细查看了无数张洗桥照片的加贺意外发现了舞台剧导演浅居博美的身影。

按理说这本来没什么稀奇。

但是那名女尸的身份是这个女人的同学,她就是为了见浅居博美才大老远跑到东京,紧接着就在这里死于非命。

而且她几年前还和加贺在剑道教学的活动上见过面。明明两人仅有几面之缘,对方却和加贺说自己堕过胎,是个杀人犯

饰演浅居博美的是松岛菜菜子,看这颜值哪像是45岁的人。

叔完全赞同加贺的眼光。

对于警察来说,世间没有巧合。

深入了解之后,浅居博美的坎坷过往重新浮出水面。

14岁时,她的母亲以父亲的名义借走一大笔钱和野男人远走高飞。

父女俩为了躲债,踏上了逃亡之路。后来父亲跳崖自杀,她被送去福利院,通过努力从女演员做到了导演的位置。

而她的初中老婚内出轨只为和她在一起,浅居博美擅自打掉的孩子就是他的。

可是这个男人也莫名其妙地人间蒸发了。

把线索整理到这里,尽管动机尚不明确,但嫌疑都在指向浅居博美。

不在场的证明却又显示害死女同学的凶手另有其人。

况且勒死一个男人还放火烧尸,这也不像女人能干出来的事。

请记得,再匪夷所思的情节在东野圭吾的作品里也有合情合理的解释。

加贺和浅居博美都曾被母亲抛弃和背叛,但加贺强调过“任何人心里都有创伤,所以不能以貌取人”。

其实加贺的内心始终在怨恨父亲忙于工作,忽视了家庭辜负了母亲。

护工把他父亲临终前的心声说给了加贺,这才消除了那份误解。

父亲非但不惧死亡,甚至期待在另一个世界里尽情地望着自己儿子。

把儿子推远独自离开人世,是他的一种赎罪方式。虽然深沉不善表达的爱被儿子视作冷漠,但他却甘愿承担这样的指责。

正是父亲这种不求回报的默默付出,使他对这起案子产生了新的思路。

《祈祷落幕时》的原著中有这样一句话:“听我的话,幸福的活下去。守望你的成长和成功是我这一生的全部意义,而你越成长越成功,就越是对我命运的诅咒。

这便是博美父亲的心声。

面对年龄尚小的博美,做父亲的就这样自杀未免太过自私。

原来父女俩逃亡的时,女儿偷偷硬着头皮去找一个核电站工人,准备舍身赚点路费。

不料在抗拒和挣扎的过程中,她失手用筷子杀掉了工人。

权衡过后,父亲和工人对调了身份。去核电站工作的是他,坠崖而死实则是工人。

事已至此,这已经是最大程度上能保全女儿未来的办法。她被送去福利院,至少意味着不用再逃亡。

过上稳定生活的代价,是父亲隐姓埋名,女儿撒谎伪装,两人只能在暗中相见。

之所以初中老师会消失,女同学会离奇死亡,是因为他们都无意中发现了博美的父亲还在世的秘密。

为了不给女儿留下后患,父亲亲手处理掉了这两人。

可是他的存在对女儿来说才是最大的威胁。

如果唯有他在世间被抹去能让女儿过上美满日子,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曾经他和女儿说过,但凡有另一种死法他都不会选择烈火烧身。

想要身份不明,就得自焚。不顾博美的万般阻拦,已经活得筋疲力尽的他执意寻求解脱。

无奈之下,博美痛苦地扼住父亲的喉咙了断他的生命,避免他感受到火焰带来的折磨。

加贺母亲的情人绵部俊一、被烧焦的户主越川睦夫和浅居博美的父亲是同一人。

随着博美的舞台剧落幕,案子就此告破,加贺也终于通过博美父亲留下的信件了解到了母亲的心思。

褪去错综复杂的谜团和推理,东野圭吾的作品总是会显露出值得深思的人性主题

比如《嫌疑人X的献身》中的石神为心爱之人顶罪,道出“就算揭露真相,也没有人会幸福”。

或像是《白夜行》中雪穗的天空中再无太阳,浅居博美也认为自己丧失了母性

《祈祷落幕时》探讨的是绝境下炙热的亲情,亲人之间把彼此庇护放在首位,而法律道德都可以位居其后。

表面上看似黑暗的行径,它的动机却又蕴藏着善的流动。

要是没有从多个角度来分析,谁又能想到母亲离开儿子,是不想在抑郁症发作时伤害到自己的亲生骨肉。

谁能想得到女儿掐死父亲,竟然是种报恩。

尽管这部落幕之作在推理和讲故事上都比较简单粗暴,但看到小日向文世和松岛菜菜子的诀别,谁也不敢保证能够不为所动。

这桩搭上了数条人命的重罪,恰恰又承载着亲情的温度。

厚重的爱和复杂的人性最终落下帷幕,使人感慨,使人悲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