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部激动人心的太空漫游来了.

  • 时间:
  • 浏览:185
  • 来源:万财影视

"

译者Issac按

万众瞩目的威尼斯电影节终于到来了,而在众多入围影片中,最受期待的可能是达米恩·查泽雷和我们的高司令继《爱乐之城》之后再度合作的《登月第一人》。

该片也作为威尼斯电影节的开幕影片进行了全球首映。上映之前,人们对其最大的猜疑便是如何处理这个看似充满爱国情怀的题材,不过首映之后电影所获得的评价几乎是一边倒,称赞查泽雷选取的角度及处理方法。

接下来便看看外媒影评人David Opie是如何评价这部电影以及演员们的表现吧。

"

每个人都清晰地记得尼尔·阿姆斯特朗成为第一个登上月球的宇航员的那一刻,但后世会记得瑞恩·高斯林是大银幕上首次扮演阿姆斯特朗的人吗?

《登月第一人》是达米恩·查泽雷的第四部长片,也是和瑞恩·高斯林合作的第二部作品。这部电影的片头,是一个在这类美国传记片中极少看到的震撼无比的场景——阿姆斯特朗正在执行他早期的某个任务,冲破地球大气层。

在地平线填满阿姆斯特朗的视野的时候,观众很难不感到兴奋,紧接着,阿姆斯特朗和查泽雷给观众带来了一种令人赞叹而又迷惘的感觉,这种感觉贯穿了整部电影。影片故意将绝大多数太空中的动作戏限制在NASA的火箭内,因此我们也能感受到穿着那些锃亮的登月靴是怎样的感觉。

当然,很快我们就从天空跌落到地面了,因为早些时候的一场悲剧影响了接下来的一切,甚至包括电影偶尔想要尝试的幽默元素。

登月是美国最伟大的成就之一,但查泽雷避免在全片表现出明显的爱国主义,而是选择用更为私人化、更忧郁的手法来庆祝歌颂登月这件大事,这样的做法更能引起国际观众的共鸣,也让他备受称赞。

然而,这种更克制的方法有时候也威胁到了电影的行进轨迹,差点儿让电影中途停滞,让整部片子笼罩在忧伤的氛围之中。尽管这可能符合故事背后的真实情况,但有时候看到高斯林第无数次充满眷恋、哀愁地抬头看向月亮的时候,很难不让人微微不快地皱眉。可能观众会烦到要来玩儿个酒令游戏,看看大家能撑多久。

《登月第一人》的演员阵容中,很多人扮演了各式各样的NASA职员,他们表现很好,不过大多都看不到脸。唯一的例外是之前扮演过《蚁人》中的反派的寇瑞·斯托尔,这次他饰演宇航员巴兹·奥尔德林,给这个故事注入了一些讨喜的能量。

当然,电影中真正吸引观众的是高斯林和克莱尔·芙伊,两人对阿姆斯特朗及其被利用了的妻子珍妮特·莎伦的塑造,都让电影太空探险的主题中途停滞。

电影无数次闪回到过去,就像是阿姆斯特朗驾驶的旋转火箭一样,这可能会让叙事失去焦点。查泽雷给两位演员提供了让他们自己发光发热的时刻,但与此同时,他也控制得不愠不火。

虽然电影前面专门有一幕中高斯林的表现可能会吸引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注意力,但是不得不说此时芙伊的光芒要胜过高斯林。

芙伊在《王冠》中饰演伊丽莎白二世时的冷静沉着,让大家记住了她,而这位英国女演员这次用坚定和激情演绎了自己的角色,并且完全不输于高斯林所饰演的更加柔和沉默的阿姆斯特朗。

当尼尔和他的宇航员同伴在太空中面临极限挑战的时候,地球上莎伦身边的男性也在挑战着她的极限。有一幕尤为令人瞩目,阿姆斯特朗的妻子被迫挑战NASA,因为在一项危险任务中他们将其踢出队伍,莎伦告诉对方,他们只是「一群制作轻木模型的男孩,根本无法控制任何事情。」

然而,就算是这一幕,再与另一情节相比时也变得苍白暗淡:莎伦强迫自己的丈夫在出发去月球探险之前和他们的孩子一起坐下来,跟他们说再见。瑞恩·高斯林可能是《登月第一人》的主人公,但最为闪耀的明星却是克莱尔·芙伊,她就像是那艘可能把阿姆斯特朗永远带离家人的火箭一样,一飞冲天。

高斯林在《登月第一人》中的角色可能不会像他在查泽雷前作《爱乐之城》中的角色那般吸引奥斯卡的注意,但也不能完全忽视他的表现。鉴于阿姆斯特朗的人生有着双重的定义:他在家庭中的“死亡”以及他对毫无生机的月球的痴恋,尼尔本身就是一个有距离感或者说过于严肃的人物又何足为怪?

通过大量繁杂准备而完成“天空滑翔”的工作后,阿姆斯特朗和他的先驱同伴巴兹·奥尔德林、迈克尔·柯林斯终于开始着手进行终将到来的登月行动,而这也是《登月第一人》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在之前的几次任务中,查泽雷都不愿把镜头伸向太空,等到最后一幕的时候,他对月球之景的展现才得以无比地鼓舞人心,只有Ai-Ling Lee和作曲家贾斯汀·赫维兹一同精雕细琢的神秘怪异的配乐能够与之匹配。

自从斯坦利·库布里克似乎拍了登月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在大银幕上见过带有如此敬畏之心的对登月的描绘,虽然有人可能会奇怪为什么查泽雷不表现阿姆斯特朗插上美国国旗那标志性的一幕。

当然,这可能是导演刻意做出的反民族主义的选择,但也很有可能是为了提醒我们,《登月第一人》讲的更多的是阿姆斯特朗自己的旅程,而非他所进行的任何一次太空冒险。

尽管片中有些时刻过于拖拉、太注重程序步骤,但想要再拍一部如此有名的故事的确不易,于这一点,查泽雷必须得到嘉奖。《登月第一人》在很多方面都获得了成功,它讲述了一个在技术层面及私人层面都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还触及了当时将太空竞赛置于首要地位的政治背景。

回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面对俄罗斯,美国节节败退,直到尼尔成功登上月球。《登月第一人》会一路告捷,在明年的奥斯卡上斩获桂冠吗?还是说查泽雷的这部传记片在面对未来的竞争者时会彻底失败?现在看来都还言之尚早,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登月第一人》在颁奖季中是一次巨大的飞跃,并打算在明年年初大放异彩。

求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