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最佳口碑悬疑片,还得是东野圭吾.

  • 时间:
  • 浏览:185
  • 来源:万财影视

文 | 柯蛙

不管大家是不是推理小说爱好者,东野圭吾肯定都认识。

畅销天王。

一有新作就是畅销榜榜首,像《白夜行》、《解忧杂货铺》、《嫌疑人X的献身》,更是本本销量无敌,都是大几百万册。

IP达人。

根据其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数不胜数,收视爆表。

不但剧版、电影版轮着来,而且是日本拍完了,韩国翻拍,韩国拍完了我们接着来。

像《解忧》《嫌疑人X》去年都相继被翻拍成中国版本,质量如何见仁见智,跟风翻拍的现象好不好也另说。

但从另一个方面看,东野圭吾的影响力绝对没得说。

当然,东野大叔也由此赚的盆满钵满。

2017年被评为“外国作家富豪榜”榜首,人送外号“人形印钞机”。

最近,这个“印钞机”又出电影版新作了你知道吗?

这次是他的心血之作也是得意之作——《新参者》系列。

这个系列一共十本,在2010年被改编成日剧《新参者》,之后陆续推出了剧场版的《红手指》《麒麟之翼》《沉睡的森林》。

由阿部宽饰演的加贺恭一郎系列也已经有5部了,今天要说的是最后一部。

完结篇!

《祈祷落幕时》

东野大叔写作手速极快,从业三十多年来,出版90多部作品,平均下来就是一年三部。

这么多作品中,除了一些独立小说之外,最重要的有两大系列——

《神探伽利略》系列和今天说的《新参者》系列。

这两个系列打造了一对齐名的大侦探,《伽利略》中的汤川学,以及《新参者》中的加贺恭一郎。

两人都是天才型侦探,但是性格迥异,相比于汤川学的不近女色,加贺恭一郎反而显得更入世一些。

当然,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大帅哥。这就要得益于这两个角色的长期扮演者了,福山雅治和阿部宽。

这两位大家很熟悉了,特别是本片中的阿部宽,去年还在《妖猫传》中扮演日本使臣阿部仲麻吕。

《祈祷落幕时》作为《新参者》系列的最后一部,讲的就是他饰演的加贺恭一郎的身世之谜。

加贺恭一郎在《新参者》中初次登场时,当时的人设是加贺母亲在他十岁时离家出走,导致加贺与父亲的关系紧张,但却并未交代母亲离开的原因和去向,所以这点也一直成谜。

所以在《祈祷落幕时》中,母亲的来往去脉也成了电影中的一个重点。

而加贺也在破获了那么多离奇案件之后,这一次也终于讲出了他自己的故事,所以本片中也属于是东野圭吾横跨30多年的填坑之作。

坑是填了,那质量如何呢?

看完之后,负责任的说:这个坑,填的够结实。

目前豆瓣8.2分,质量够硬。

不但是《新参者》系列最佳,还可以排在东野圭吾众多电影作品中的第二,仅次于《嫌疑人X的现身》。

我们来看看故事——

影片一开头,加贺的母亲百合子病故,加贺被友人通知,几十年后终于得到了母亲的下落。

加贺看到了死去的母亲,但对她之前的经历一无所知。

只知道母亲生前有一个叫棉部俊一的情人,并在房间里发现了一本写有12座桥的日历。

为了搞清楚母亲的生前经历,他十几年来一直在悄悄寻找棉部俊一。

转眼十六年过去,加贺的调查毫无头绪。

但在最近表弟松宫负责的一起杀人案中,发现了一本与当年一样的日历,这起案件也由此与百合子的死发生了联系。

时间发生在2017年,死者是彦根市的押谷道子女士,尸体却被发现在东京的一间廉价公寓内。

也正是在这间公寓内,发现了那本和当年加贺母亲房间内一样的日历。

这只是第一起案件,还有更加蹊跷的第二起案件。

松宫在公寓附近的一座桥下,发现了一具流浪汉的尸体。

而经过DNA比对,这个流浪汉正是那间廉价公寓的主人。

也就是说上一起案件的重大嫌疑人,成了第二起案件的死者。

作为一个典型的案中案,两起案件之间似乎打了一个死结。

不过这时警方从第一个死者押古道子入手,得知了她去东京的原因——

拜访老同学浅居博美。

浅居是押古道子30年前的同班同学,现在是知名话剧导演。

她从小家庭不幸,当年母亲在外养小三,败光了家底,还用她父亲的名义贷了一大笔款,然后抛弃丈夫和女儿离去。

父亲最终不堪压力“跳楼自杀”,自己也住进了福利院。

而押古来找浅居,就是因为自己发现了她母亲的下落。

而根据押古道子的死亡时间推算,在人生地不熟的东京,浅居很可能是她最后一个接触的人。

松宫立马赶去询问,浅居对答如流,并且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但在她家里,却发现了浅居和加贺五年前的一张合影。

这么一看,加贺因为一本特殊的日历,跟流浪汉和押古道子产生了关系。

浅居又跟死者押古道子是同班同学。

同时,加贺与浅居又曾经认识,并且合影。

所以故事绕来绕去,这两起案件的线索停在了两个人身上。

浅居和加贺。

下面就不能再剧透了。

两起杀人案,三名死者,两个绕不过去的人。

这两起案件的凶手是否同为一人?又到底是谁?

三名死者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日历中的12座桥指的是什么?两本相同的日历又为什么相隔16年再次出现?

这些就等在原片中,看东野大叔如何逻辑缜密的揭秘了。

《祈祷落幕时》的故事结构比较复杂,时间跨度几十年,叙述方式是多线并行,并且支线庞杂。

整个故事都不能叫案中案,而是案中案中案中案,真正细致介绍的凶杀案一共有五起。

但再花哨的结构,终究还是要回归东野圭吾一贯的亲情主题。

站在故事的结尾回头看,所有的罪恶都是以爱之名,那些触目惊心的尸体,传达出的却是一股深沉浓烈的爱。

在真正大雾揭开时,会发现这是一个以不幸为开端,又以不幸收尾的彻底悲剧。

它撕扯出的是两个悲惨的家庭,和两个无辜的孩子。

他们就是上面提到的,加贺恭一郎和浅居博美。

加贺的母亲因为患有抑郁症,于是离家出走,致死未归。导致加贺与父亲一辈子关系冷漠。

浅居的母亲在外养小三,败光家底,又逼“死”了丈夫,让浅居成为“孤儿”。

她们两人虽然有人更像是受害者,有人则更像加害者。

但本质上,她们都是这起悲剧的源头。

而诱使她们如此的原因,则来得更深,一个是人本性的驱使,一个是社会力的作用。

她们像是被俗世这张大网所缠住。

其实也不止于她们,片中每一个人都不自知的时而成为受害者,又时而成为加害者。

时而成为传递善的天使,时而又沦为恶的帮凶。

不停被他人所羁绊,也不停地羁绊着他人。

东野圭吾的作品中,总是在着力构建生活的无常与关联,充满着惊人的巧合与宿命。

不禁让人想起北岛一首烂大街的好诗——

《生活》

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