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算什么时候做自己?;

  • 时间:
  • 浏览:156
  • 来源:万财影视

8月22日《妻子的浪漫旅行》首播。节目中,演员程莉莎深情讲述了自己嫁给郭晓冬后放弃事业,甘做11年全职太太的生活。婚后为了拼二胎,她更是挨了100多针,造成内分泌失调甚至陷入抑郁。

△郭晓冬程莉莎夫妇

程莉莎的一番言论很快引发热议。有人批评她这是当代女奴思想;也有人解读到“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当然更多人还是为她舍弃演员事业感到惋惜。

△程莉莎本人对此做出的坚定回应。其实这已经不是这对夫妻第一次在网络上引起热议。去年1月,程莉莎一篇有关回农村过年的微博也让网友目瞪口呆。

说到底,程莉莎能激起争议,不过是唤起了女性对“全职主妇”的恐惧。这是她们都将面临的抉择。

毕竟,女性总有一条“退路”是从小被强制做到独立的男性不曾拥有的——

“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嫁人啊!”

从考试升学,到步入职场,中国女性在人生关键节点时每每听见这句劝慰。

它也着实成功说服了一些人。

援引世界银行统计数据,从2007年至2017年这10年间,我国女性就业人口比率一路下滑。

△就业人口比率是指某一国家中就业人员占人口的百分比。一般将 15 岁(含)以上人口视为劳动适龄人口。2007年这一数字为63.295%,到了2017年已经变成58.883%。

随时可以放弃工作,成为全职主妇,不事生产吃喝管饱,是这个社会送给女性的红利吗?

去年戛纳电影节的金摄影机奖(导演处女作奖)颁给了一部“绝望而充满活力”的法国电影——[年轻女子]

△本片烂番茄新鲜度100%,法国影评网站AlloCiné上媒体评价也有3.9/5分;720p蓝光资源已出

《英国独立报》评论:[年轻女子]不断让我们吃惊。有时它非常黑暗,但又会伪装成一部古怪的喜剧。

《帝国杂志》同时对女主角的表演予以肯定:令人兴奋地捕捉时间和地点,并以非批判性的移情和电影天赋嘶嘶作响,这是一个辉煌的处女作,让利蒂希亚·多施(Laetitia Dosch)跃居法国女演员的前列。

影片一开头就写满绝望。

女主角宝拉歇斯底里地跟医护人员咒骂着自己的生活。从她的抱怨中不难得知,她刚被交往10年的男友扫地出门。

然而这种悲惨却很难令人对宝拉升起怜悯之心——看着她状若疯妇,我们不禁怀疑这可能是她自作自受。

现年31岁的宝拉是依附摄影家男友生存的菟丝花。她也曾做过爱人的缪斯,但逐渐转入幕后,心甘情愿做起了全职女

△对于这种转变,宝拉很是不解

宝拉像是印在男友脚下的影子,亦步亦趋地跟随他的步伐,毫无自我。她本以为二人的交往会稳定下去,却突然收获一场决裂。

处于精神崩溃边缘的宝拉逃出精神科,跑到男友楼下继续试图求和。她精神上依赖男友,物质上更难以独立。

宝拉身无长物,连御寒的大衣都是从医院顺出来的。

△宝拉抱着一同被男友扔出来的猫咪游荡巴黎街头

谁想这边,亲密爱人早就找好了更年轻的缪斯,一心只想甩掉这个旧包袱。而宝拉唯一的朋友也厌恶了她祥林嫂般的诉苦,拒绝再次收留她。

在巴黎,宝拉无家可归。

为了生存,宝拉当掉了身上的首饰。她没有大学文凭,没有工作经验,为了不露宿街头,她编造经历欺骗雇主做了家教,同时还得去内衣店做兼职员工。

△宝拉跟小女孩相处自有一套法则,但是面临着雇主的不满,随时有失业的风险

看到这儿,[年轻女子]像是一个失恋中年底层女人的发奋史,法国版[我的前半生]

只是宝拉没有唐晶那样的处处维护自己的闺蜜,更没有霸道贺涵爱上她。

[我的前半生]让很多奔着女性独立题材追剧的观众失望而归。失真的罗子君不过又一个玛丽苏女主。

△相比女主角,闺蜜唐晶更符合大众对独立女性的认知。

而男友又突然出现,开始莫名的纠缠:他呼唤意外怀孕的宝拉回家结婚。

此前的分别好似一出下马威:既然离开我这么难过,以后还是乖乖听话吧。

是继续回笼做金丝雀,衣食无忧,还是做单身母亲,朝不保夕?

男友的突然示好能否让他们重新开始?

摆在宝拉面前的两条路似乎都荆棘密布......

被分手后陷入癫狂状态的女人,宝拉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年轻女子]以一场闹剧女性开头,这套路像极了阿莫多瓦[崩溃边缘的女人],走的都是欲扬先抑的路子。

△[崩溃边缘的女人]中女主前期表现令银幕前的观众都要跟着一起崩溃了

两部影片的女主一开始都作得令人头疼欲裂,可随着情节的推进,我们不免发现她们善良迷人之处。

不过[年轻女子]到底没有[崩溃边缘的女人]那样抓马,宝拉更不只是一个角色,在她身上我们都看到了自己生活中的映射。

△宝拉苦中作乐,在派对上为了遮掩伤口自制刘海模仿过世英国天后艾米·怀恩豪斯(Amy Winehouse)

宝拉10年的金丝雀时光,电影结尾面临进退围城的抉择,是困扰所有现代女性的终极难题。

女性回归家庭,成为全职主妇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即便在21世纪,也没人会为这种选择感到意外。间或遇到高学历女性做此决定,也顶多叹一句“可惜”。

“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这种刻板印象才是某娃能大肆盛行的助力。

可另一方面,“家庭主妇”总是处于“污名化”,这个词往往同“黄脸婆”划上等号。

她们在家人眼中不创造任何经济价值,像是一只嗷嗷待哺的米虫。

一旦不幸被“下堂”,也总被女性首当其冲指责其不够优秀。

△失意时,只有猫咪陪伴着宝拉

这两年,女权的复苏使网络上致力于为家庭主妇翻案。

师太亦舒也说过,所有家庭主妇都是政治高手。

我们赞美家庭主妇,为她们平反,主张成为全职庭主妇是应当受到尊重的个人选择。

然而更多发声的人还是像某蒙粉丝一样,希望能做躺赢的米虫。

我想要权利,但我不想履行义务。

在社会福利缺位的前提下,倡导女性做全职主妇,无异于推人入火坑。

近20年前,[喜剧之王]中,一句“我养你啊”引得多少男男女女跟片中的张柏芝一起哭得形象全无。

△[喜剧之王]中这一幕连背景音乐都深入人心

如今,面对被营销号撑坏胃口的姑娘们,男人越来越不敢张口讲这句话,只怕是自取其辱。

而部分女性却依旧期盼着霸道总裁的临幸。

如若全职主妇是一种“性别红利”,也是女性用放弃权利的代价堆建出来的。

女性或许永远不必像男性那样孤注一掷地奋斗,因为这种能力早就退化。

我们为性别角色设定所困,被分配成为“养家硬汉”、“持家贤妻”。可抛开符号背后,你自己是谁?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中米琪借着酒劲儿吐槽出轨丈夫时,意外发现了自己的脱口秀天赋。在卸下“完美的全职太太”这个头衔后,她在舞台上找到了归属。

△在[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第一季结尾,夫妻二人似乎有破镜重圆的可能性,然而麦瑟尔夫人已经不再是完全依附丈夫的小女人了

[年轻女子]里,一场失恋令宝拉久违地关注起“自我”。哪怕这代价之沉痛常人难以接受。

△发表自我观点,宝拉也会被嘲讽

卡尔维诺如是说,我们都是由不完整在寻找自我完整的过程:最初的自我分裂——自我否定——自我斗争,直到最后,自我和平,这就是我们整个人生。

[年轻女子]是一部充满异国元素的现实寓言。身处异样文化下,女性面临的困境却太过雷同。

宝拉这个非典型法国女性的10年爱情长跑,使人开始逆向解读“我养你”这句承诺。这时,一种脊背发凉的疑惑免不得油然而生:

这“爱的供养”背后,需要我牺牲多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