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部碟中谍揽35亿美金,阿汤哥拼起命来连观众都害怕!给他的票钱花的值。

22年,6部《碟中谍》,总票房35亿美金。

这些数字全部属于一个人——汤姆·克鲁斯。

自打1981年进入好莱坞之后,被中国观众亲切称呼为“阿汤哥”的汤姆·克鲁斯在超过30年的时间一直稳居超一线大咖的地位。

他主演的《壮志凌云》、《雨人》、《木兰花》等电影都是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而这其中,最为观众津津乐道的非《碟中谍》系列莫属。

当1996年,汤姆·克鲁斯和导演布莱恩·德·帕尔玛合力打造出《碟中谍1》的时候,他恐怕也没想到过,这部根据1960年代电视剧《虎胆妙算》改编的复古间谍电影,会成为接下来20多年的时间里,他个人最浓墨重彩的一篇华彩乐章。

伊桑·亨特,这个上能25000英尺高跳低开,下能水中憋气6分钟的超级特工,已经和汤姆·克鲁斯牢牢地绑定在了一起。

对于观众来说,那个在电影中无所不能的特工,就是汤姆·克鲁斯本人。

在《碟中谍6》中,汤姆·克鲁斯通过HALO高跳低开、巴黎飙车、伦敦跑酷、新西兰直升机大战、挪威徒手攀岩等一连串的搏命演出,将个人魅力发挥到了极致,用一己肉身对抗着席卷了全世界的CG技术。这是传统电影制作工艺的坚持,也是好莱坞明星制的最后一抹余晖。

他,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超级英雄。

专访的过程中,阿汤哥用演员、制作人、讲故事的人和特技演员来形容自己,不管是多么危险的镜头都要求亲自上阵。作为好莱坞最顶级的大咖,56岁的阿汤哥为什么还会如此拼命?在绿幕和CG特效如此发达的今天,为什么不走捷径,而是一定要选择实景拍摄呢?面对种种疑问,阿汤哥带着微笑,给出了他心中的答案。

“当观众看《碟中谍6》的时候,会觉得这是独一无二的体验,因为我们不是靠绿幕做出来的。有一些我喜欢的电影人,他们就是电影殿堂中的教父,像吉恩·凯利的《雨中曲》就是一部完美的歌舞片,他的作品给我带来了极大的灵感——真正的艺术家会站在镜头前表演,直面一切。”

《碟中谍4》攀爬迪拜塔,《碟中谍5》徒手扒飞机,阿汤哥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我们想象力的极限。然而当《碟中谍6》上映时,阿汤哥依旧给我们带来了无限惊喜。电影一开场,阿汤哥就为我们展示了HALO(高跳低开)的特技表演。

回忆起拍摄的过程,他显得格外兴奋,“我们筹备了很久,如何才能一镜到底地实现这个想法。更加困难的是,我要在跳伞的同时进行表演,并保证另外一位演员的安全,不能打到他的头,也不能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还得防止降落伞缠在一起。”

为了让这个长镜头能够完美地呈现在大银幕上,阿汤哥一共从25000英尺的高空上跳了106次!

“我们计划一周完成拍摄,但最终拍了一个月。这个镜头比想象中更难,在25000英尺的高空,伴随着缺乏氧气的问题,每天只有日落前的三分钟可以进行拍摄。不过很幸运的是,我们最终成功完成了HALO。”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日光即将划过天际线的瞬间,伊森·亨特的纵身一跃震惊了全世界的观众,这一段疯狂的拍摄过程也注定会被载入影史。

虽然说HALO是《碟中谍6》最重头的挑战之一,但并不是全部。巴黎的飞车追逐、伦敦的极限跳跃,挪威的徒手攀岩,以及在新西兰拍摄的直升机大战,都让观众的肾上腺素不停飙升。

在片中,阿汤哥驾驶直升机的镜头全部都是亲自上阵进行拍摄。为此,他花了12天的时间考下了直升机的驾驶执照,但为了那些高难度的紧急拉升和俯冲的镜头,阿汤哥持续训练了一年之久,“我需要练习直升机如何在空中盘旋,并且和亨利进行交火。”

面对着空客H125直升机以及专业的驾驶舱和仪表板,阿汤哥驾轻就熟,一年特训的效果开始显露,他甚至可以轻松完成有着多年驾驶经验的老飞行员才能完成的动作:在特工沃克的重机枪火力之下,伊森·亨特不得不急速下坠,并且贴近湖面飞行,然后盘旋着穿入瀑布。这是相当危险的特技镜头,通常情况下只有熟悉地形的当地飞行员才能完成飞行。不过一切都难不倒阿汤哥,最终的效果非常完美。

在影片的结尾部分,阿汤哥和亨利·卡维尔来到位于一处悬崖展开最终的决战。这处悬崖就是挪威大名鼎鼎的地标——布道石。这块锋利的巨石高约2000英尺,兀立在峡湾之上,堪称拍摄奇观镜头的绝佳地点。

景色虽然壮丽,但是《碟中谍6》剧组在这里进行的拍摄却极具挑战性,第一次勘景的时候就出现了极端的天气变化,冰雹、雨雪和晴空万里三种天气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内来回切换。到了第二次勘景时,突然刮起了狂风,剧组人员甚至不得不匍匐行进,以避免被吹到悬崖边上不慎滑落。随着冬季的临近,天气条件变得越来越糟糕,但恶劣的气候根本不能阻止阿汤哥的脚步,即便他刚刚从脚部骨折中恢复,也依然执意要征服这块巨石!

在挪威的整个拍摄过程都在伴随着恶劣的天气和险恶的地形。有好几次,已经制定好了的拍摄计划因为天气原因不得不推迟,剧组甚至都不知道能否在冬季到来前完成拍摄。不过阿汤哥和他的团队们最终还是搞定了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然这也多亏了老天的眷顾,因为在最后一批剧组工作人员乘直升机起飞15分钟后,一场暴风雪淹没了整个拍摄地点,所有器材都被埋在雪中,有些设备甚至到了第二年的春天才取了回来。

说到拼命,阿汤哥堪称好莱坞巨星中的No.1,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中国的头号动作巨星成龙,甚至有媒体将两人联系起来,称阿汤哥是“美国成龙”。

对于这样的称谓,阿汤哥欣然面对,并且表达了对成龙的惺惺相惜之感,他认为“成龙是一个天才,了解电影的一切,他的动作电影无与伦比的精彩”,并坦承自己和成龙有着“共通之感”:“作为一名演员、制片、讲故事的人和特技演员,我非常敬佩他所做的一切。我们为观众竭尽所能。就是想带给观众真实的体验。”

阿汤哥在乎自己的电影,“不停地学习并去挑战自我,是我生命中特别美好的一件事。” 但他更在乎的是广大观众,“我总是在想,怎么才能用新的方式去“取悦”观众。”

这样的良性循环“逼迫”着阿汤哥不断推陈出新,把拥有最佳品质的电影呈现在观众面前。然后继续在新的电影中挑战自己,带给观众惊喜,让他们享受这种体验。

这种不断追逐极限,超越自我的过程,已经成了阿汤哥在生命中最快乐的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