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全身化学烧伤感染致死,家属索赔遭拒公道究竟在哪!

  • 时间:
  • 浏览:140
  • 来源:万财影视

近一段时间,个税起征点提升、某些新政的出台、诸多的人祸和悲剧令社会陷入了极度焦躁的气氛里。

从昆山砍人案的曝光到正当防卫的宣判,舆论始终高度一致地在传达正义。

可是舆论终究是把双刃剑,四川德阳的泳池冲突后,男孩家属用舆论逼得当事女医生自杀

然后在这起源于舆论压力和网络暴力的命案之后,带节奏的男孩亲属又反过来遭到了骚扰和人肉。

就在前不久,又有一篇标题为《我的儿子死在了广东新会美达锦纶股份有限公司,请还我公道!》的微信文章引起了民愤。

文章透露今年5月31日凌晨,24岁的冯卓斌检查萃取塔时遭遇意外,被8%己内酰胺的热水烧伤,面积达全身98.5%

几张配图对比下来叫人触目惊心,原本面目清秀的小伙已是体无完肤

经历了严重感染,器官功能损害和多种症状的折磨,他于7月24日凌晨死亡

在生命最后的这55天里,意识依旧清醒的他忍受着非人的痛苦,还担心自己这样拖累家人

他的父亲主要控诉了几点:公司设备老化、监管不利、拖延救治、谎报伤情、逃避责任、节省费用、隐瞒事实……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会对死者及其家属充满同情,对美达股份深表憎恨。

于是舆论升温,网上出现大量言论,疯狂地把矛头对准当事公司。

真的,叔第一次看的时候就是这种心情。

但是叔没着急发表看法,还是想等等看美达股份那边怎么说。

随后美达股份发表公告作出了回应。

事件被定性为工伤意外,设备出现了30年来第一次的罕见故障。

冯卓斌在热水外溢时没察觉出危险,未能及时远离,属于意识不足。

美达公司预付了243万元的救治基金。直到冯卓斌死亡,治疗总费用为1988273.61元

而且经安监部门调查,公告内容基本属实,延误送医和节省费用等问题是不存在的。

不过生产操作中员工未穿防护服,事发前也没人提醒冯卓斌,这些无疑是美达应背的锅

因此把这桩惨剧算作意外在一定程度上是合理的。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离事发和治疗初期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家属才发出这篇义正言辞的声讨。

除了影响网络风向,家属还有去美达公司门口拉横幅烧纸钱。

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双方私下协商,家属两次分别提出450万和250万元的索赔金额遭拒之后。

公司的态度是更倾向于走法律途径。

意外事故和安全事故之间的摇摆,个人和企业之间的纠纷,让叔想起了一部1982年的美国电影。

《大审判》

好莱坞传奇影星保罗·纽曼饰演律师弗兰克

酗酒的他生活过的不顺,生意也不好,动不动跑去殡仪馆给死者家属发自己的名片,寻找客户。

终于,朋友交给了他一个大案子。

一个健康的孕妇在医院分娩前因医生的疏忽被用错了麻醉剂

结果她在麻醉罩内呕吐导致缺氧,孩子平安降生,女人却受到了严重的脑损伤成了无法自理的植物人

女人的丈夫带着婴儿弃她而去,医院也拒绝承担责任。

她的姐姐和姐夫无力支付医疗费和诉讼、律师费。

弗兰克说此案不用他们先花钱也不必开庭审理,争取到赔偿金之后他按行业标准收取其中的三分之一。

听到这里,姐姐和姐夫如释重负地笑了。他们期待尽快从这场噩梦中解脱出来。

被告方愿意支付21万美元的作为赔偿。

如果弗兰克接受这个提议,就能轻松赚上7万美元,这足够他改变自己糟糕的现状。

可是就这样选择妥协的话,真相便将石沉大海。

当初那个无辜的年轻产妇出于信任地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医生,最后却落得这种下场。

她神志不清地瘫在病床上,相当于是提前被宣布了死亡,没人会帮她。

比起利益,弗兰克更在乎公道。他拒绝了这笔“封口费”,准备和医院方在法庭上见。

好友和病人家属都不赞成弗兰克的做法,毕竟那个女人已经没救了,妄想以卵击石很容易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

其实弗兰克也在犹豫过后打算反悔,但对方撤回了原先的报价,他只能硬着头皮找证据,单枪匹马地对抗一整支训练有素的专业律师团。

果然,弗兰克出师不利

关键证人叫被告方给收买了过去,法官也明显有意偏袒医院。

那家医院和当事医生都代表着所属教区的名声,长年树立起来的光鲜形象不容玷污和损害。

几次失败的庭审使原告处于难以翻身的劣势,然而一个护士的出现让事情有了转机。

这名曾为了自保而参与了欺骗的护士总算被弗兰克请来作证,说出了实情。

负责入院登记的她之前如实记录过产妇刚在1小时前吃饱了饭

而病人在全身麻醉前9小时不应进食,这是麻醉的常见禁忌

主刀的医生那时因为刚做完5台难产手术而深感疲惫,所以连病历表都没看就想当然地操作了起来。

事后他意识到不妙,胁迫这名护士将1小时改写成了合规的9小时

数字确实是改了,好在她留了复本以备不时之需。

本以为这样应该足够扭转局面,但被告律师和法官却想方设法地使原告的人证物证变得无效

不知是弗兰克的结案陈词引发了省思,还是事态已经清晰明朗。

陪审团最终裁决:一致支持原告,增加原告所要求的赔偿

胜诉的结果也意味着他们赢下了一场正义之战

电影的结局是相对圆满的,同时也承载着人民对法律寄予的厚望。

事故和纷争发生之后,“公道”是经常被提到的两个字。

可是公道往往是主观的,主持公道却又需尽可能客观,那么我们除了祈祷人性的良知以外便无可依托。

不管怎么说,24岁的冯卓斌已经痛苦的离开了人世。

叔不希望看到这条已逝去的生命成为上市公司急于摆脱的负担,也不希望它成为家属索要超额赔偿的筹码。

送上这段弗兰克在法庭上所述的肺腑之言,请大家记得心怀正义地去作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