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让人热泪盈眶的电影节|宋方金对话FIRST;

  • 时间:
  • 浏览:188
  • 来源:万财影视

FIRST 变成了电影乌托邦

仇晟 : 那届 ( 训练营 ) 我们一群同学有一种特别理想化的那种状态,我们那时候制度不太一样,大家每每天白天是拍完短片带到这边来。

宋文:你那个《郊区的鸟》跟前面那个短片我感觉有点影子,有点延续,对吧?那之前也是杭州拍的。

仇晟:原先那个短片是《郊区的鸟》先导片。

宋文:就是先导片。我是在金马影展遇到他特颓废,天天就反正见谁都喝多了,我说这不是咱们的孩子吗?怎么喝成这样子,特好玩。

仇晟:其实前天来也是跟同学们。

宋文:又喝多了。

仇晟:每天就是白天点评交流,晚上就和导师一起去喝酒,然后也是罗泓轸第一次尝到白酒的厉害,说就是第一天跟我们喝喝大了,第二天就说你们怎么喝这种酒。

仇晟:有一部分也是跟范书的感受一样就是这边影迷的热情,这种对乌托邦的感觉。然后再补充一点就是,这几天也是感觉在街上走的时候,会碰见一些其他的朋友,然后可能当面还是会问一句说这次是不是带片子来?有些人说就是没有,就是来会朋友。

宋方金:它变成了一个电影的社交场所。

喜欢是因为电影本身

宋方金:在北京他就会问你票房多少?你这个有什么商业性?

刘冬雪:会问这个,就是大家看完了之后大多数人看完了就走了,聊天也是聊两句,大家就回家了。他不会有这种感觉。就像我昨天看完陆导的片,可能我们没有很熟,没有私底下聊过各自的生活,像朋友那样就特别熟。但是当你看完片子的时候,你知道就昨天的那种感动,一群人抱着陆导,我们互相抱头痛哭,我们哭的是什么呢?

是我们在这个电影里面接受到了,看到了对方的心,哪怕我们不认识,哪怕我们不熟,包括这个中途跟很多观众,包括跟志愿者也有这种。因为是我们第一场放映的时候,dcp可能出点不融合的问题,然后志愿者跟我们熬了一夜,从北京又找技术人员,熬了一夜整整一夜,就是为了第二天能放dcp。然后那些小孩,第二天他们其实都没有票的,然后我们把剧组的票都给他们了,我们自己在过道上看的就第一场。其实我都很好奇这些志愿者抱有这种对电影的热爱,他们为什么来?我问过好几个人,我就说你们为什么来?他们说喜欢电影,我们想看电影。

买不起相机也可以拍电影

宋文 :《步行指南》后来也看到了,我就觉得其实我们今年有一个单元是空缺的,就动画和实验 。 他刚才讲的特别对, 他 鼓励了一件事儿,我们这个行业 , 你 可以 有一万个理由不开机,永远在跟你说, 对吧? 这 事 特别讨厌。就你一万个理由就可以 。

宋方金:口头电影。

宋文:对,口头电影,你专家你知道,但他开始了。他一个人开始,一个人在路上狂奔,而且昨天有那个德国的同行,看完这个片评价非常之高,因为他的片子在复选阶段,我看评委会的争论是非常激烈的,就是说你的片子可能将来又是喜欢的特别喜欢,得五体投地,不喜欢的就没有感觉。

陈熹:恨的咬牙切齿。

宋文:对。咬牙切齿,所以你不说豆瓣有恶的评论。所以我觉得没关系,电影拍完了需要影评人,需要观众的言论共同组成一部电影。但你要坚持,然后给出一个信号,就是说我们今年的那个,就真正的那个动画实验短片是没有片子入围的。那其实是希望大家将来,可以用这种手段实现你的电影的观念,因为你可能连三十万也找不到,可能四万、七万也找不到,但你可以在电脑前computer前面完成一个想法。

陈熹:连相机都买不起的人。

宋文:相机还买不起你也可以做,这个真不是说大话,你完全可以。那仇晟,我看完他的片子,我觉得就是理工生拍的。

仇晟:我是学生物医学工程。

宋文:对。就他的片子特像一工程师拍的,就那种感觉,可能就特别有非电影行当语言去结构传统的那个想法,可以数字化的。所以就那个也是给你一个特别的一个观影的体验,视觉上的一个观影的体验,你需要花点心思去看,那个电线杆上是有鸟窝是吧?

仇晟:对。

宋文:对,那个你得看第二遍你才会发现,然后我觉得他现在有媒体老说我们这会走出下一个李安,我觉得李安跟他性格很像,娓娓道来的,还就挺有意思。

我想拍的是“每一种”

宋文: 《四个春天》是肯定要进入院线看的,这个我觉得进入院线已经是指日可待了。就是昨天有一个人说“家庭史诗”这词儿是不是有点过。我说,不太过吧,我们可能小十年没看到这样一种片子叫史诗。在整个这个领域里面,就这种家庭纪录片里,至少是一个里程碑式的,重要的是它是可以全家观影。老少皆宜,看完以后就我那个词老是不准,中国人其实恐怕就是靠这个乐感活下去的,因为我父母也是这样,我相信很多父母70后的父母都经过那个物质贫乏的时代。经过很多很多那些岁月,那些打引号的岁月,靠什么活,可能就靠家庭里面那个

宋方金:乐观精神

宋文:对,乐感,就是乐观的那种状态,支撑着我们那么多苦难的岁月。

宋方金:它还不是乐观,它是有点苦中作乐的这种。

宋文:对,就那种味道。

陆庆屹: 我觉得是坚韧。

宋文:坚韧。

陆庆屹:那代人有的未必那么乐。但是他确实过于坚韧,我现在在筹划一个剧情片,剧本也在写,大概是青春期的男孩的成长史。我是因为我在家里跟我爸一样的有好奇心,所以每种风格我都想尝试一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