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超8亿,泰康领投,资本追捧下它能否破解民营医院难题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万财影视

四月的最后一天,得知B轮投资款到达公司账户上时,三博脑科医院集团(以下简称三博集团)董事长张阳松了一口气。

彼时,全球新冠疫情已持续4个多月,各行各业均受到严重冲击。充足的账面资金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都堪称命脉。不过,张阳松口气的原因,倒不是因为三博有了“救命”的钱,而是在疫情期间和投资机构、财务顾问等各方团队不便当面沟通的情况下,融资得以顺利完成。

“我估算了一下,即使没有这次融资,哪怕此时我们什么事都不干,旗下所有医院都停摆了,也还能给员工发两到三年的薪酬。但这不光是一个生存的问题,企业融资以后,给员工的信心是不一样的。”张阳说。

5月,三博宣布了此次B轮融资:由泰康、易凯未来产业基金等近10家投资机构共同投资,累计超8亿元。融资后,三博集团的估值超40亿元。

三博曾历经新冠疫情和金融危机两次“黑天鹅”事件。但张阳称,三博开业16年以来,仅亏损过1年。其净利润由首年的数百万元,增长到了2019年的近亿元。

三博集团是中国第一家和目前规模最大的民营脑科医院连锁集团,2004年,由还在经营心脑医疗设备公司的张阳,与三位神经外科专家——栾国明、于春江、石祥恩共同创办。如今,包括旗舰医院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以下简称首医大三博)在内,三博在全国拥有7家大型医院。

脑科领域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些新兴品牌,比如冬雷脑科。它由前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原复旦大学博士生导师宋冬雷,联合数十位三甲医院知名专家创立,先后获得了来自中卫基金、建信康颖基金、飞马旅、弘晖资本等投资机构的投资。

三博能成为民营神经专科的龙头,得益于其打造的医教研一体化体系。在创立初期,三博就把建立医教研一体化医院作为发展目标,格外重视人才的培养。在多数民营医院还在千方百计挖人的时候,三博不仅没有人才短缺的问题,甚至有余力为其它医院输送人才,这在民营医疗体系中是十分罕见的。

三博创立的那个年代,整个行业都很小很慢,它可以不慌不忙地发展自己的核心能力。但当下已经几乎没有了三博起步时的那种条件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贺滨向《中国企业家》分析。

三博的野心并不止于做民营脑科医院的领头羊。“我们做的是主流医学,竞争对手是综合实力强大的国有医院,甚至国外医疗机构。”张阳称。

从社会办医的大环境来看,三博仍面临着许多难题和挑战。尤其2016年魏则西事件后,很多人对非莆田系民营医院的信任也一度降至冰点。“很多老百姓对于民营医院也依然存在偏见。”张阳坦陈。

为“黑天鹅”做准备

医院的投资周期长,短期盈利的难度大。有分析师指出,以一个二级医院投资为例,需要投入2亿~3亿元的资金,要达到盈亏平衡大概3~5年时间之后,要想实现盈利还需要几年时间,整个周期算下来差不多8~10年时间。

而今年以来持续的疫情、停诊的政令,给民营医疗带来了巨大冲击。以诊所为例,据医疗垂直媒体诊锁界统计,今年1~4月的诊所转让数量超过了2019年全年,4月有近500家诊所转让或倒闭。

“从春节到4月,中国医疗的主旋律是抗疫,我们的业绩肯定受影响”,张阳告诉记者,2月,三博集团的营收是去年月平均营收的58%,这一比例在3月也仅回升到70%。

与其他医疗机构相比,三博的情况要乐观。“脑科是强刚需专科,像脑部肿瘤,神经内科等脑部疾病,得不到及时的入院治疗会威胁患者生命。因此患者的就医和支付意愿会非常强。这也使得脑科医院的盈利能力,相较于医美、口腔等其他专科医院更强”,易凯资本合伙人、健康产业组联席负责人李钢告诉《中国企业家》,易凯资本是三博B轮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

更让张阳欣慰的是,在“黑天鹅”来临之前,他早有准备。2019年下半年,在三博集团自身有盈利的情况下,张阳就和其他董事会成员决定启动B轮融资。

三博脑科医院集团董事长 张阳

张阳观察到,医疗投资最热时是2016年到2017年之间,2018年医疗投资已经降温。这与鲸准研究院的报告不谋而合:从融资事件数量看,2014年以后融资热度逐渐上升,至2016年和2017年融资事件基本持平,2018年事件开始下滑。

医疗服务行业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是资本密集型,张阳亦深谙如此:“现在建个拥有三四百张床位的脑专科医院,少于5亿人民币的资金,都不好意思说。何况万一我们在发展中遇到什么波折,手里还是要多储备些发展资金来抵御风险。”

B轮前,三博脑科完成过两次融资:

2017年,德联资本和凯泰资本共同投资其数亿人民币。
2008年,一些国际投行和大公司高管对其投资过千万级美元。

三博在2008年的融资,也是基于张阳这种未雨绸缪的心态。2008年3月,首医大三博的前身——北京三博迁址香山。张阳此前已预想,医院规模扩大以后,运营成本必定会增加,加上北京奥运会计划在这一年举办,一旦对外地人员入京限流,可能会出现难以避免的亏损。2007年夏天,张阳开始为三博募资。北京三博迁址前一月,融资款已到账。

事实的确如此,2008年,北京三博出现经营亏损2000万元。而这一年的下半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资本市场哀鸿遍野。

“学院派”

2001年秋天,张阳和栾国明、于春江、石祥恩四人聚在天坛公园附近的一家小酒馆,第一次谈到了共同创业。他们的想法,是创办一家医教研一体化的脑科医院。

彼时,张阳是一家心脑医疗设备公司的负责人,而栾、于、石则都是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专家。此三人均为著名神经外科专家、中国神经外科创始人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忠诚的第一批博士学生,且都有过赴美进修的经历。

三位专家观察到,世界上最好的医院都是医教研一体化,中国民营脑科领域还没有这样的医院,他们希望创办一家来填补空白。这一想法击中了张阳,认识三位专家之前,他也有过类似的想法。

在张阳看来,心、脑、肿瘤这三大疾病领域的死亡率、致残率和技术难度,相比其他专科来说更高。而且,他的母亲曾是医生,他从小在医院长大,对医院有着一份特殊的情结。

三人一拍即合。在当时的大环境下,专家走出体制参与社会办医并不容易。张阳和三位专家决定创业是在2001年,真正启动这个项目则是三年后。

2004年,时任天坛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的于春江,已调到北京医院担任神经外科主任的栾国明,调到北大人民医院担任神经外科主任的石祥恩决定离职创业。这几家医院都是北京医疗系统的核心医院,三人都是所在医院的顶尖人才。

“医院当然极力挽留,不轻易放他们走。”张阳透露。最后,北京市的一位领导为他们解围:“这些专家没有离开北京,还在首都为全国人民服务,咱们应该支持。”

为纪念三位博士专家走出体制开始创业,且采用“医教研”的办医理念,大家将医院的品牌命名为“三博”。

张阳和三位专家当时凑了4000万元启动资金,这对于建立一家独立的脑科医院来说是不够的。那时,风投机构也不像现在这么多。在全国多处调研后,四人意识到,只能先采取轻资产的方式开医院。

2004年4月,北京复兴三博脑科医院正式成立,由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为三博提供100张床位。很快,这100张床位就不够用了。2006年,三博投资1.4亿元承租了面临转型的北京化工职业病防病院,并于2008年迁址,床位扩张到270张。

在面向患者的医疗市场慢慢打开的同时,三博也在科研和教学上发力。

由于三博有一批首医的硕导和博导,他们都是全国神经外科的中坚力量。2007年,首医整合神经学科优势资源,成立神经外科学院,分三系一所,三博作为神经外科学院三系之一,与天坛医院、宣武医院并列其中。

在此基础上,2010年12月,北京三博脑科医院挂牌成立了首都医科大学第十一临床医学院,成为北京首家被正式纳入重点高等院校科研教学体系的民营医院,首医大三博也是首医16所临床医学院体系中唯一一所民营医院。

“这一里程碑式事件,把三博的学科建设、人才队伍培养和临床研究纳到了和公立医院同等的档次,使得我们没有出现民营医院普遍‘一老一小’(医生以退休老专家和低学历年轻人为主)的现象,并保证了整体业务的良性循环发展。”时至今日,谈起此事,张阳对首医依然心怀感激。

在首医的支持下,三博还建立了护理学学系,硕士点、博士点、博士后流动站等一系列人才培养体系也逐渐建立起来。如今三博旗下有9名博士生导师和19名硕士生导师,并参加过国家973、863等国家重大科研计划。

三博的人才培养体系不仅针对本院医生,也向同行开放。张阳透露,全国累计约有八千名脑科医生在首医大三博进行过学习培训,他们在当地医院看不了的疑难杂症患者,也会推荐过来。目前,首医大三博一年大约有4000台脑科手术,其中大部分是手术难度最高的4级手术。

野心与困境

当企业发展壮大到一定程度,拓展业务版图成为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2011年初,张阳和管理层在一次会上讨论认为,无论是资金,还是人才,三博已经有能力做全国的布局了。而且,脑科领域的急难重症患者往北京聚集,但大部分病人还分散在各省。“要想高端技术服务大众,必须要做技术输出。除了帮各省培养人才,我们还得把医院开过去。”

在经过一番调研后,张阳发现,云南昆明可能是当时社会办医政策环境最好的地方了,便把第一家分院的目标地点锁定于此。

当时,张阳拜访了时任昆明市卫生局局长许勇刚,并对后者表示,三博希望在昆明办一家高水平的脑科医院,让北京的专家团队入驻。未来,这家医院将“扎根昆明,服务全云南,面向东南亚”。许被此打动,当即表示支持。

经过近三年的筹备,2014年初,作为云南省引进优质社会办医资源的招商引资项目,昆明三博脑科医院正式运营,是云南省首家三级神经专科医院。

2014年年末,三博在重庆又有了两家二级综合医院——重庆三博长安医院和重庆三博江陵医院。与自建形式的昆明三博不同,三博在重庆的这两家分院原为中国兵器装备集团下属的两家职工医院,是国资委全国央企职工医院改革试点项目,三博通过改制和并购拿下了两个分院。

此后,三博在福建、湖南和河南也陆续设立了分院。

张阳透露,对于医院的布局策略,三博是“双轮驱动”:并购和自建。目前,集团现有的7家医院中,4家三级专科医院为自建,3家二级综合医院由参与国企医院改制并购而来。“未来,我们会首选并购,医疗资源可被更高效利用。”

三博内部还有一项“十百千”计划:拥有10家以神经系统疾病为专长的高水平医院,并支持100家公立三甲医院的学科建设,和帮扶1000家基层医院的临床医疗能力建设。

看起来,三博正一路向好,但也不是高枕无忧。

张阳现在压力最大的事,就是首医大三博新院区的确定。

首医大三博的医院环境一直不尽人意。其目前租借的院址位于北京西北郊的香山,2017年底才通上地铁。

“这对患者来三博就医造成一定阻碍,尤其我们92%的患者来自全国各地”,张阳坦言,当年自己来香山考察,就觉得这不是理想的办医之地。但三博在起步阶段,可做的选择不多。随着业务量的增大,当前院址的空间也不能满足三博的发展了。

然而,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要求下,北京对于五环内三级医院的新开和扩建有严格限制。

医保则是困扰民营医院发展的头号难题。没有医保,民营医院就无法和公立医院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三博已有的7家医院都是医保定点单位。即便如此,它仍面临不同地区的政策性差异,一些患者来京看病在报销上仍有不便。

作为北京市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首任会长,张阳曾在各大场合呼吁,希望政府给社会办医一个跟公立医院公平竞争的机会。“只要给公平的大环境,我们就会把剩下的事做好。”他说。



猜你喜欢

死海泥面膜有副作用吗 死海泥面膜使用方法及功效

面膜是常见的护肤产品之一,面膜种类繁多,不同的面膜类型和使用方法也不同,死海泥面膜是一种清洁的面膜,死海泥的美容效果非常好。但死海泥面膜一旦使用时间过长,即超过半小时,容易使面

2020-07-02

死海泥面膜怎么清洗,死海泥面膜多久敷一次

说到以色列,你想到什么?是耶路撒冷,还是死海不死?我个人是很喜欢以色列的护肤品类,实际上世界最顶级的医美仪器也来自以色列。医药,包括护肤品的科研能力并不亚于其他护肤界知名国家。

2020-07-02

唐嫣上海哪里人,唐嫣上海老家是什么地方

上海热线讯,说到上海,是最繁华城市之一。上海姑娘给人的感觉就是会打扮,活得精致,嗲嗲滴!很多的艺人在上海居住,上海也出美女,让我们一起来盘点一下从上海走出的美女明星。个个都很惊

2020-07-02

“小马哥”套现63亿,竟挤下马云成首富?身价一日“暴涨”100亿

富豪们虽然身价很高,但是危机意识也很强烈。毕竟一次小风波就有可能前功尽弃。即便是马云,坐上了亚洲首富的宝座,也是非常“不安稳”的。众所周知,在2020年3月份的时候,马云的财富

2020-07-02

GDP总量领先他国,中国为何还只是发展中国家?

我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何时才能够顺利进入发达国家行列?这样的问题,几乎每一个人都问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国想要成为发达国家,还有一定的差距。但至少,我们不断地努力,能够稳

2020-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