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俊卿事件是怎么回事,衣俊卿事件过程分析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万财影视

原中央编译局原局长衣俊卿公开露面了,无疑这是一个新闻。

不过,据报道称,当新一期《学术交流》杂志配发了近日一张由中国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主办、黑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承办的“第九届国外马克思主义论坛”参会人员合影时,人们发现了合影居中的一个人正是衣俊卿,遂“引起舆论的一片哗然”(新闻报道之语)。

舆论为什么会“一片哗然”呢?报道称,网友直指这位私德与研究方向反差太大的专家,究竟还配不配在这个思想的殿堂里指导人们的实践。更有评论者认为,免职之后的衣俊卿,将研究专业作为个人爱好、个人志向,谁都没意见,但作为给决策和实践提供理论依据的官方机构,对于这个有着特殊经历、影响了社会特殊观感的人物,似应顾及民众的感受而表现出适当的避嫌。

好了,上述这些文字将衣俊卿公开露面引起一些网民不满的原因讲清楚了:一个曾经与山西女博士开房并被免去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的人,就不配再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有关部门更不该在新一期《学术交流》杂志配发内有参会人员与衣俊卿合影的照片。

这里不妨再确认一下,衣俊卿两年前被免职并非他研究的领域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而是因为他有生活作风问题不再适宜担任中央编译局局长。那个时候的衣俊卿是一个公众人物,他的一举一动自然颇受人们的关注,而他在生活作风上的错误作为无疑又是党纪所不允许的,因而对他的免职处理显示了党纪的威严性。而在其被免职后,他继续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并没有受到限制,毕竟这属于学术范围内的活动,因而他参加相关的学术论坛并合影留念也是正常之举,至于《学术交流》杂志配发的这张合影照片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多年来,有一种似是而非的做法似乎已被凝固化:一提起马克思主义哲学,我们就将其高高地挂起,而不是将其作为一种需要继承和发展的理论学说来对待,或者将其置于一种道德高地并赋予完美的品质纯洁性来看待,因而在有意无意间也要求研究人员在道德品质上无可挑剔。其实,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门科学世界观的学说,无论你将其奉若神明还是有意贬低,都不能掩盖它的科学性和系统性,都不能阻碍其继续传承与发展。同时,它又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足以吸引无数有心人去努力钻研,而这与研究者的个人品性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如果现在我们刻意要求衣俊卿这样的人物不能在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术论坛上抛头露面(包括刊物配发合影照片),并因有“官方色彩”举办、衣俊卿在合影照片中被置中,“很多人觉得感情上很难接受”,即使在法理上也是站不住脚的。

依照我国的宪法规定,公民有进行科学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和其他文化活动的自由。他衣俊卿既然是共和国的公民,虽然因违纪已被免职,但是他的公民权利并没有被剥夺,依然享有进行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和参加相应学术论坛活动的自由,而且这一法定权利是任何人都不能设置障碍的。即便现在有人在感情上很难接受,却很难得到法律上的认可。而当情理与法律出现争议时,无疑又是法律将占上风,即明确维护每个公民行使科学研究和参加各种文化活动的自由权利。那种任意以“道德囚徒”情境来约束他人行为的做法显然是不合法的。因为法律并不承认谁“有着特殊经历、影响了社会特殊观感的人物”,因而要“顾及民众的感受而表现出适当的避嫌”,而是讲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且不计较什么特殊的经历和特殊的人物。想必在十八大四中全会之后,人们对这一点更是感同身受。

最后要补充的是,免职后的衣俊卿此次能回到黑龙江大学参加学术论坛活动,可谓具有一定的勇气和气度。毕竟他在这里当过校长,是响当当的公众人物,因而他的故朋旧友都知道他被免职的相关情况,何况网上还大炒热炒了几多时日。如今,他衣俊卿自己都能振作精神,抬起头来,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学术生活中,我们还有什么必要顾及自己的“感受”并要求“适当的避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