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感人的现代祭父文,2020最催人泪下的祭父文

  • 时间:
  • 浏览:152
  • 来源:万财影视

泪 染 冷 秋 雨 霏 霏

弦断陌上,一朝秋来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风无语,花落泪,浓浓哀伤,滴滴清泪最心碎。荒野处,萧杀落叶,愁染天际,更对秋风舞。一缕冷香远,念去去,尽天涯,一去难还,更著霏霏雨。

年怕中秋月怕半,人怕别后祭祀时。作别后的时光,如故乡的那条溪流里的水,一个转身,不知早已流走了多少唏嘘不已的哽咽。凝眸间,风中的细雨连成一片,不约而至的飘落在不知道名字的灌木叶子上,结成晶莹透亮的小水滴,恰似盈满眼睑的泪珠,瞬间就湿了天,潮了地。潮湿的世界,浸润了谁的心扉?牵绊了谁的情长?氤氲了谁的所谓地久天长?秋凉云低,原本认为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人,也许一辈子都无法释怀,却在生死离别间越走越远,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温暖存在。也许人生就是这样,一去不复返的感叹交集,总是令人情不知所起,却一往情深的慢拢。飘零的季节,踩过齐腰深的一片雨露杂草,跪伏在三年前曾痛不欲生的旧地,燃一炉祭香,烧一叠冥币,撷一瓣秋情,握一份泪盈,牵强了多少怀念的心愿?感慨了多少幽梦的旧痕新殇?

雨悠悠的下,风浅浅的吹,飘落的花瓣,碎了一地的离愁别恨。倾许,梦回敬修堂,一盏古灯,半杯浊酒,浅斟慢酌,断断续续的把这流年的所有花瓣都轻轻飘洒,让那泛起的念念不忘,渐渐地弥漫于缅怀的心底。醉卧荒岭,掬坟头一撮泥土向天,怅然毓思,故往随风的寂凉,疏落的天荒地老几时有千年?许一世宿命,渡一纸宿命因果,散一场一世浮尘。蒹葭苍茫,几度苍凉,几许空寂,寒山几重扫满地,眸不相望,行云秋事,风舞落叶,愁填眉宇,泪水早已淹没了来时的路径。是宿命的悲、还是轮回的痛?红尘画卷,依秋期遥寄千千度,生之百年,唉!都不过是南柯一梦罢了!

风在呢喃,雨在倾诉。风雨离愁终不尽,迢迢千里入云天。清瘦的孤坟,无法一一搁浅含情的追忆。尽望雨中秋意的缱绻,哀思,惊扰了秋梳铺满陌野水川的清凉透骨,浊湿了红尘多往事的氤氲鬓角。一指三年,就这样悄然滑过指尖,风轻云淡般散落在了光阴的碎片中。那年、那月、那亲人,一切的一切都远去了,而记忆中深藏的父爱如山,却鲜嫩如初。茫茫人海,能有多少人曾驻留心中?芸芸众生,又有多少人风雨同行?或许,骨肉情深的隽永,它就不是一个可随意替代的东西。穷秋无嬉,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知道灵魂里悲秋的含意,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懂得该如何去珍惜亲 情的珍贵。百千殆尽,命途两象,花落一季的盛衰荣辱,风干了多少岁月浅唱的时过境迁。

雨落湿人心,风过吹人醒。俗尘的背后,柔弱的落叶悲风秋画扇,薅藤拔草指尖投下的一道剪影,如轻灵的西楼离人袅眸远去。插在墓丘上的花环,换了一茬又一茬,却也挡不住荒凉的依旧。可否,用呐喊轻数剥离的尘情?安葬慈父的地方,耸立的墓碑,如同生命中的老屋,隽永了冷暖,刻满了回忆。有时候真想去触摸,却不敢伸手,怕这轻微的一碰,会有伤感黯然落地。有时候想去凝视,却不敢回眸,只怕忍不住泪如泉涌。影泛远黛,白骨千哀,长亭古道尽云烟。纵观天下之事,自古人生谁无死,行走即是人生啊!伫立在流年的清浅里,清颜渐已凝霜,风干的往事,谁还会记得父子情深的悸动情怀?谁又能临摹这阴阳两隔的物是人非?

浅黄的落叶,透着一丝薄凉的气息,飘落在长跪不起的墓地,染惹着一腔满是心痕的戚戚哀痛。咫尺难赴,那一年的生离死别,也是落叶中飘着细雨,黄泉路上,你已驾鹤西去。或许,人生有诸多无法未知的遗憾,能让一切回落到最初的起点。当再一次回眸远望时,广袤无垠,空旷无边的原野中,再也寻觅不到那伟岸的身影,再也看不到那慈祥的笑容。仅有的,只是那淅沥的雨,还在轻轻地飘落着。一场秋水长天的诀别,怎么会留下这么多的不舍与断魂?苍然涕下的泪花,合着雨的浸入,轻诉着日思夜想的心碎。看残红碾,捡拾起一枚枯黄成殇的孤叶,卿形袅袅,它仿佛在为此情此景,吟诵着一首哭泣的离歌。

冰冷的雨,淡漠了微凉的风,独占了一席秋色。悲喜无凭,薄凉的时光里,始终在渴求温馨的曾经。离合无据,且将过往的一切美好独守。世事无常,深藏一笺心墨,感慨季节带来的凉意与沉浸在内心的怅惘。雾霭弥漫,心事飘忽,只影错错,别后三秋,埋下了昔日的遗憾种种,能言的伤,只是心牢里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无言的伤,才是撕心裂肺的疼。时光,虽说会让一切归零,但,有些伤,早已根深蒂固,不是所有的花事都可以圆满,也不是所有风景都会在沉睡中忘记,醒来时,那一切的一切,还是会清晰的落入眼帘。是的,时光留下的诸多对错结局,无不印证了你生前的高瞻远瞩。遗憾的是,自以为是的骄性驱使,让自己背离了你临终的千叮万嘱,沉迷于天马行空中,看不清尘世的虚实,辨不出善恶的真假。当忏悔的泪和雨交集而来,从脸颊滑落时,才体味出不止有刺热,还有冰凉与残酷。此刻,不想用忏悔来释怀遗憾,因为,忏悔填补的疼痛,远比遗憾还让人无地自容。

聆听,荒草丛生的湿地里,那摇曳的泪雨黄花,在风吼中无所畏惧的迎击肆虐,此种精神,于人,那是一种无言的鞭策、更是一种无语的激荡。落叶知秋,为什么西行三年,连一个梦都不愿给我呢?我知道天堂的你在恨我,恨我在河之南,一意孤行而迷途不返的乱情,不然,你早就到我梦里来了。阿爸,浮萍无根,转眼半生,有些东西,若打进了骨髓,便会成为一生永不磨灭的印记揉在灵魂的深处,比如感情、信仰,甚至是一种习惯。有些人和事,锁在骨髓里不言不语,总要历经沉淀,才能品出个中的真实滋味。风悄悄地来,雨浅浅的至,透过点点滴滴往事汇成的画面,充盈了无奈与遗憾的苍白!允我,轻曳一秋拾荒,缄默些许苍凉的凝聚吧!

雨,淅淅沥沥一直在缠绵不断的下着,溅起的层层气雾,簇拥了昼与夜渐渐地交融。天际濛濛,烟雨了荒山野岭的一腔秋绪。世道是愁,亡我发绳秩序的伤愁,是一个个秋与一颗心愁字的凋零。怎一个凋零了得?当一切莫然成为过去,一切回忆慢慢的沁润到心扉,是否,于静静地寒夜或绵绵的雨夜,共听凄秋的声音,轻轻地或悄悄地挥洒尽流光的沙漏?风,无声来,又无声而去,又有一些枯叶落下,带着一丝的不舍徘徊在原地。人啊人!是起风的日子,就应学会跟风起舞,落雨的刹那,就当学会撑一把伞,面对自己,正视前行。

一炷香尽,跪拜起身离去,三步一回头的瞬间,雨,停了。云上天,一任西风自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心伤两思量。笛箫咽,湿青眸,迷幻天浮星光寒,只为相思故。灯火阑珊处,也许,岁月的尘沙已掩埋了曾经的所有,深信,也会随时随刻葬送眼前的一切。然,值得欣慰的是,父爱如山的恩泽,却依旧在落叶中深情地呼吸!



猜你喜欢

最感人的现代祭父文【催人泪下当代才女】

作者简介:女,1970年生于河南洛阳。自由喜欢诗词书画,1992年毕业于河南省洛浦美院,2016年毕业于清华美院。主攻动物画。吾父生于乱世,长于荒年,享年八十有二。每临清明,濛

2019-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