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拓故居在哪,邓拓故居门票多少钱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万财影视

我在福州乌山访邓拓故居

曾祥裕 曾海亮

福州为有福之州,在于其城处于山环水抱之中,闽江自西北向东南,从福州城南穿流而过,其支流环绕福州城。

当我行至福州乌山时,朋友说乌山脚下有邓拓名人故居,于是激发我登乌山寻访邓拓故居的兴趣。

我们来到乌山北麓,只见有座花木丛笼,石刻耸立的小庭院,院内榕树绿竹掩映下有一幢二层的小楼,这就是道山路第一山房7号,邓拓(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和邓叔群(中国科学院部委员)兄弟出生地,这是一栋两层木构楼房,悬山顶,占地1015㎡,展厅面积380㎡。“邓拓故居”牌匾为肖克将军题写。

现有房屋为坐北朝南,宽11米、深9米的三间排双层木构建筑,楼下中为厅堂,左、右厢房,邓拓便出生于左厢房。房屋以山为屏,三面围墙,庭院内条石铺地,摆设石桌,门头房旁为花圃,依山砌有花台,栽种花木。楼斜侧岩石上有林材镌刻的隶书‘’第一山房‘’四个大字。

邓拓纪念馆展出“邓拓生平”、“邓拓著作”、“怀念邓拓”三个部分内容。

第一部分邓拓生平中分“别家前后”、“烽火硝烟”、“和平建设”三个时期,以邓拓的生辰年龄为序,扼要而重点介绍他的一生的革命辉煌生涯。第二部分是邓拓著作,展示了他在新闻、历史、哲学、文学、书画鉴赏等5个方面的成就,许多邓拓生前的珍贵手稿和为人熟知的《燕山夜话》等都可在此见到。

第三部分是怀念邓拓。

有关邓拓的生平为著名诗人邵燕祥撰写。

在“第一山房”题刻边,镌刻着邓拓1963年赠给北京原宣传部长杨述同志的抒怀明志律诗:“当年风雨读书声,血火文章意不平。生欲济人应碌碌,心为革命自明明。艰辛化作他山石,赴蹈从知壮士情。岁月有穷愿无尽,四时检点听鸡鸣。”

邓拓故居厅内迎面挂着一个黑漆匾额,上面写有邓拓手迹:“发奋挥毛剑,奔腾起万雄。”

展厅中,邓拓于1929年写的《别家》诗:“空林方照落,残色染寒枝。血泪斑斑湿,杜鹃夜夜啼。家山何郁郁,白日亦凄凄。忽动壮游志,昂头天柱低。”字里行间流露出他满腔的忧国忧民之情。那时,邓拓年仅17岁。可见邓拓这一代知识分子才华横溢和爱国豪情。

我对邓拓才华的了解,还是缘于读了他杂文集《燕山夜话》。邓拓杂文以读史为主线,融知识性和趣味性为一体,充分发挥了历史学家、哲学家、才子和诗人的潜能特长。他以渊博的知识和犀利的见解谈古论今,从古籍考证一直说到农业植物、地理天文,从书法、绘画、文学谈到科技与智谋,从读书方法谈到人生理想,古今中外的知识任他旁征博引,信手拈来。尤其是古籍方面的知识,对他来说更是驾轻就熟,挥洒自如,令人叹为观止。

其中一篇题为《生命的三分之一》的杂文:‘’一个人的生命究竟有多大意义,这有什么标准可以衡量吗?提出一个绝对的标准当然很困难;但是,大体上看一个人对待生命的态度是否严肃认真,看他对待劳动、工作等等的态度如何,也就不难对这个人的存在意义做出适当的估计了。‘’让我读了深受启迪,意识到生命短暂,珍惜时间就是珍惜生命。

我对邓拓故居有兴趣,还因他是中国新闻事业老前辈。

1959年初,邓拓从人民日报总编辑调去北京市委担任书记处书记。2月的一个下午,报社举行全体工作人员大会。在讲话时邓拓念了这首诗:

‘’笔走龙蛇二十年,分明非梦亦非烟。文章满纸书生累,风雨同舟战友贤。

屈指当知功与过,关心最是后争先。平生赢得豪情在,举国高潮望接天。‘’

邓拓这首诗道出了新闻工作爬格子的艰辛和编辑记者结下的风雨同舟的战友情。

他的诗,只有从事过新闻工作的人,才可领会到其中的诗味。

由此勾起了我对赣州晚报工作22年的往事记忆,一张报纸的诞生,浸透了从总编辑到采编诸多环节人员的心血和汗水。

参观邓拓故居出来,我的心沉痛压抑,乃有感于他含冤自杀身亡,过早了结生命。我想他的赤子之心,我写我所思的文字把他送上了文革祭台。《燕山夜话》是邓拓独立思考的产物,对匡正时弊,极有警醒作用,但当“文革”大潮涌来的时候,一代才子“笔走龙蛇”戛然而止,“文章满纸”罹祸难收。

如今重温邓拓《“伟大的空话”》、《专治“健忘症”》等杂文,可感到邓拓以隐晦曲折的形式对浮夸风、乌托邦空想主义等所进行的讽刺,乃至不无尖锐的批评,也反映了他对讲空话、谎报政绩、弄虚作假时弊祸国殃民的担忧。

我想,邓拓悲剧在新时代政治生态大大改观的背景下,发生的概率变小了,但时下欺下瞒上的假大空时弊依然存在,仍呼唤邓拓这样赤子之心、家国情怀的领导干部挺身而出,为维系党和政府的威信和人民群众的利益敢说真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