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体十三姨解密“云蹦迪”:疫情催生无聊经济 一夜打赏200万

  • 时间:
  • 浏览:37
  • 来源:万财影视

2月9日,ONETHIRD在抖音开设了云锐舞直播。从晚上9点到次日凌晨2点,累计在线人数超过 121.3 万人,收获打赏近200万元人民币。ONETHIRD的背后,是一个叫刘婷婷的女人。

在京城的夜店圈,如果你提刘婷婷,知道的人不多;如果你说你认识十三姨吗,一定是如雷贯耳。她常站在工体北路上,颇为“豪横”地说:“这条街是因为我才堵车的。”

如今,十三姨成立的拾叁集团旗下拥有SIR.TEEN、ONETHIRD以及ELEMENTS三家夜店品牌。

工体十三姨 疫情难不倒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因父亲常年重病卧床,刘婷婷从小便比同龄的孩子成熟。

为了扛起家庭的重担,她在北师大读书期间,从大一开始勤工俭学,在西单练摊卖服装,后来开了一家外贸服装店。大学毕业后她在北京卖过洋酒,卖过健身卡,卖过楼盘,后来去深圳打拼,结识了一位朋友,正式进入夜店行业。回到北京后,正式操盘拿铁酒吧。

当时,在拿铁所在的搜浩集团工作时,一共有13位股东,刘婷婷是最小的,也是唯一的女性。她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一次大家开玩笑,觉得我的性格跟男孩一样,直率开朗有正义感,跟电影《黄飞鸿》中的十三姨很像,于是十三姨就成了我的昵称。本来是一句玩笑话,后来却成了大家公认的一个名号。”

离开搜浩后,刘婷婷创办了拾叁先生(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SIR.TEEN品牌。

“身价上亿的80后”“女王范儿十足”“全场焦点”……

十三姨说:“我常常被打上这样的标签,其实抛开这一切,我只是一个历经沧桑、战斗不止的坚强女性。当大多数80后念书时还在跟家里要生活费时,我就已经能养活自己;当大多数80后选择一份安稳工作的时候,我却不甘平庸尝试不同领域,最终在夜店行业找到归属感。”

原本热闹的一切,随着疫情的突然来袭被迫中断。大年三十左右,工体北路上的夜店陆续宣布暂时闭店,等待通知。曾经声色犬马的一条街,从未像现在这么安静过。

夜店的停业,也给十三姨带来了困惑。场所停业,设备闲置,员工没事可做,怎么办?夜店的从业者们开始了一场从线下转到线上的行业自救大行动。

从来不刷抖音和快手的十三姨,从没想过做直播会那么难。

试水的结果是惊喜的。

十三姨观察到,14号凌晨1点左右,在直播快要结束时,直播间还有将近5万人在线。“我们还在开玩笑说,一个体育场都坐满了。”而如果真的是在店里蹦迪,ONETHIRD一晚上不过才接待两三千人。

靠线上直播 “云蹦迪”火了

“云蹦迪”概念火了,也为娱乐市场注入新的催化剂。几乎一夜之间,包括B站、快手、抖音、唱吧、淘宝直播、花椒直播在内,各大平台纷纷发起“云蹦迪”活动。

北京姑娘洁儿已经连续三个晚上在抖音“云蹦迪”了,每天十点左右,她就偷偷关上门,戴上耳机,就在DJ直播的电音舞曲中摇摆起来。在进房间之前,她会喝一小杯兑了冰红茶的威士忌,让自己处于一个微醺的状态,“这样会少一点生硬和尴尬”。

“我社交的需求倒不是很大,每次都是和朋友去,随缘交朋友,主要还是蹦迪开心。”洁儿对博望财经说。

不好的是,在家云蹦迪的灯光效果、音响效果和现场氛围都和线下体验有极大差别,“有时候也蹦不起来,就是跟着音乐晃晃身子,也算对无聊生活的一种反抗吧。”洁儿说。

此前,“云蹦迪”的发展始于摇滚爱好者自发的线上直播。音乐厂牌摩登天空随后及时跟进,首次开办了纯线上的草莓音乐节;太合音乐也将“云趴”音乐周开进了快手的直播间。

如今,正是这条在特殊时期的止损之道,揭开了一个庞大的“云上市场”。

目前来看,随着“云蹦迪”的影响力逐渐显现,参与者已经不再局限于头部音乐厂牌,直播、短视频等流量聚合型平台也开始向酒吧、夜店等伸出橄榄枝。

疫情的突然爆发,加速了文化娱乐产业的转型。但是,线下转至线上最难突破的点在于如何吸附流量。为了帮助新入驻的厂牌与平台潜在消费群完成对接,快手也为相关厂牌提供了运营支持和流量扶持,帮助其冷启动,并在直播广场banner等强曝光的位置设置直播间入口,提高流量转化效率。

在平台扶持下,“云蹦迪”逐渐火爆起来。这也给市场释放出积极信号,归根结底,背后的逻辑基础还是人们无处不在的社交需求。

随着多地厂牌入驻,使“云蹦迪”加速蔓延。这些消费场景目前存在一个鲜明的特点,即同品牌或同地域的线下消费群或潜在消费群是该厂牌“云蹦迪”的基础受众群,直播间内也不断有人在刷自己的坐标,说明相近的地理位置、相似的兴趣爱好仍然是“云蹦迪”聚合受众群的关键。

一位业内人士直言,“云蹦迪”只是为娱乐经营场所找了一个避风港,是商家的自救行为,但未必是救命的稻草。

塑造新社交场景 “云蹦迪”是可持续生意吗?

,是在2月8日元宵节。当晚,一家名叫“TAXX SHANGHAI”的酒吧,在抖音开设了一场主题为“线上云蹦迪”的直播。

企查查信息显示,影视演员、小猎豹郑凯曾是这家Club创始股东之一,2017年投资50万占股10%,2018年退出股东行列。不过,据有关工作人员透露,郑凯目前仍是其老板之一。前任国民老公王思聪也常在Taxx出没,网易大boss丁磊还在这里客串过一回DJ。

当晚,这场直播获得了爆炸性的关注,直播总时长4小时,持续霸占“小时榜”榜首,直播间巅峰在线人数达7.1万,打赏总收入728.5万音浪,折合人民币大概70多万。

“云蹦迪”只是个开始,与此相伴地,承载着多元消费市场的互联网正在释放出更多可能性。

就目前集中开启“云蹦迪”的酒吧行业而言,DT财经数据显示,目前国内酒吧数量最多的城市成都,聚集着众多小众的LIVE HOUSE,除了摇滚之外,民谣也是其重要的标签之一。而在国内大部分地区,清吧都是一种更主流的形态,昆明的清吧占比更是达到9成以上。可见,“云蹦迪”在“躁”之外,还有其他待挖掘的市场。

美国社会学家欧登伯格曾提出第三空间的概念,他将家庭居住空间称为第一空间,职场称为第二空间,而城市酒吧、博物馆、图书馆等公共空间为第三空间。星巴克最早将空间理念融进品牌规划,构建了休闲商务一体的新社交场景。

但这类单纯的营销整合和场景重叠,锁住了行业对第三空间的想象。疫情期间,透过“卧室蹦迪”“餐厅上课”“床上办公”这些魔幻景观,我们不难发现,直播能真正打通空间壁垒,重构娱乐场景和消费秩序。

一位行业人士则对博望财经分析称,跟被验证过的直播形式相比,云蹦迪并不具备很强的竞争力,除非内容涉及上让用户很有兴趣。现阶段大家更热衷于“云蹦迪”这个概念,实质性的内容实际上还没有真正成为一种商业模式。“云蹦迪”概念的兴起,或许就给了十三姨这部分人趁疫情逆势火爆的机会。

如今,“云蹦迪”也将更多线下经营者的视野引向了直播、短视频平台。处在商业化高速发展阶段的短视频行业,则有望通过“直播+”打开在线生活的新市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