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千里第二季,跟着贝尔去冒险怎么成了野外版的鲁豫有约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万财影视

导语

春节后是各大卫视推出全新综艺的黄金时期。在大年初七上班第一天,湖南卫视《神奇的孩子》、浙江卫视《二十四小时》第二季和东方卫视《越野千里》同时杀入周末档。但从收视看来,东方卫视的鸡年第一战似乎是以惨败开局的。

文 | 张赫

从CSM52城的收视数据来看,《二十四小时》第二季以开局1.539的收视率空降首位,《神奇的孩子》1.205也成绩不俗,但作为第一期同样以韩庚坐镇的《越野千里》,却悄然埋没在榜单当中,收视率仅0.256,位列十六位,成为东方卫视近两年开局收视最不尽如人意的综艺之一。

谈到《越野千里》,这曾经是一档红遍欧美的探险类综艺。该节目由宇宙万物都害怕的贝爷—贝尔·格里尔斯为主导,每一期带着一位圈内重量级人物在自然野外生存48个小时,体验非常人能够接受的惊险刺激。

这是贝爷在美国本土继《荒野求生》之后的又一“神作”。虽然血腥度、超自然度要低于前作,但在《越野千里》中贝尔为观众展示了真实的求生技巧,各路明星也纷纷在“生死关头”袒露了自己内心的故事。

该节目共播出三季,反响极佳。甚至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都为宣传环保事业而倾情在该节目上奉献了自己的“冒险”处女秀,足以见得这档节目在海内外极大的影响力。

然而这样一档“神作”在来到中国之后,竟也彻底成为了“神作”——“神之尴尬”的作品。

《越野千里中国版》第一期邀请的嘉宾是韩庚。相较后期的李彦宏、姚明,韩庚可谓是流量担当。但流水的粉丝,也抵不过尴尬的剧情。

首先,想看贝尔的观众可以直接将进度条挪到13分左右。相较于美国原版一开始就航拍贝尔跳伞的镜头,中国版首先耗费了三分钟的时间介绍韩庚的演艺生涯,并记录“主持人”曾宝仪到家中看韩庚收拾行李的镜头。

明明观众是来看冒险+荷尔蒙的,但节目偏偏要先演一出“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戏码。但这其实还只是个开始。

随后到了目的地,为了见到贝尔,韩庚需要先接受用10发子弹击中3个瓶子的挑战。这一点倒是符合中国综艺的习惯,一上来就玩任务,打中瓶子/气球/盒子便可进入下一关。但对于原版观众来说,这却略显违和和幼稚了。

而后面的内容,可以说是低配版的《越野千里》+低配版的《鲁豫有约》。

进入正式“越野”后,贝尔首先让韩庚挑战了悬崖速降。这个元素可谓符合了原版“每一集必速降”的规律,也是这期节目中最称得上令人惊心动魄的环节。

但若比较一下原版,似乎我们对艺人还是心太软了。

随后便是各类生存技巧的展现。例如因天气酷热干燥,“爽快的”贝爷让韩庚尿在一块围巾上,然后用围巾捂住脸,以保持体内的水分。

虽然对韩庚来说是莫大的挑战,但这其实已经比《跟贝尔去冒险》中喝尿的环节仁慈多了。

例如,随后贝尔又掏出“精心”准备好的幼虫,让韩庚吃下补充能量。

但这还是不禁令人生疑,为什么贝尔没有像原版一样在地上现抓蛇现吃,难道宇宙公敌也变绅士了?

最神奇的莫过于最后的高潮竟然落在了贝尔把韩庚按住泥水中,然后再回到曾宝仪处“炫耀”他们 “美国一日游”的挑战成果。

从以上来看,中国版的《越野千里》可谓在“冒险”环节的设计上十分手下留情,不禁让试图体会心惊胆战的观众失望而归。但节目最尴尬之处还不在其略“幼稚”的挑战,更可怕的是团队竟然活生生将探险节目做成心灵鸡汤。

在原版节目中,最大的槽点莫过于贝尔在旅途中趁着短暂休憩采访嘉宾,聊聊出身和梦想,而观众也亲切的称之为“贝尔有约”。

在原版中贝尔总是喝水的时候聊,吃饭的时候聊。

然而在中国版中贝尔却变身主持人,随时随地的煽情。

甚至节目组在韩庚回答的同时还不断的插播外拍片段。

例如曾宝仪去韩庚家吃饺子的合家欢片段。

韩庚回母校追忆情怀的片段。

而在第一期节目中,相关韩庚的零零碎碎“访谈”几乎占据了节目的四分之一时长,令人怀疑这是否就是一档棚外的《鲁豫有约》?

第一期《越野千里》让贝尔的粉丝对节目大失所望。但其实《越野千里》不是东方卫视第一次失败的将贝尔“中国化”。

在2015年,东方就曾尝试将欧美喜爱的“贝尔模式”搬到中国,并量身为贝尔打造了一档亚洲野外生存真人秀《跟着贝尔去冒险》。

该节目可谓是《荒野求生》的团队版。贝尔从探险者摇身一变为领导者,带领着中国形形色色的艺人在荒野中艰难求生。吃蚯蚓、吃牛心、高空跳飞机、悬崖攀岩等环节都无疑将《荒野求生》最吸引人的桥段照搬过来。

但无论男艺人吃的多么虐心,女艺人哭得多么楚楚可怜,在收视率上似乎也能看出观众对此并不买账。最终该节目以平均收视近0.5%惨淡收官,向市场残酷的揭示了美国冒险模式在中国的水土不服。

而此次《越野千里》的二度失利,是否证明了贝尔,或者说冒险这个题材,在中国的综艺市场就是“徒有其名”而已呢?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首先,在中国的主流渠道上,观众还是习惯于接受“正向”传播的“价值观”。所谓“正向”,不仅包含了节目需要传递的精神,更限制了节目应该以什么样的形式体现。这不仅是广电的一家之言,这同样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下,观众最习惯的观看风格。

贝尔代表的标签是“坚韧”、“求生意志”,但在表现形式上却离不开欧美观众偏好的“非自然”、“血腥”、“大尺度”。且不谈部分内容能否逃过广电的法眼,在中华文化多年推崇含蓄、内敛、博爱的精神之下,对于中国大部分收视群体来说,他们若不关注美剧、不了解海外文化,血淋淋的生吃动物、喝尿、手抓粪便永远只可能是小众群体的狂欢。

其次,中国团队对欧美模式的过度“本土化”,导致丢失原生观众群。大热的模式引进或改编,最大的优势在于保留了诸多原版的观众基础,节目不会从零开始,但欧美冒险题材却区别于欧美选秀、音乐类节目的“本土化”。例如《跟着贝尔去冒险》将“险”设在中国本土,并邀请了中国众多综艺咖和各色的艺人来进行“本土化”,虽然节目努力保留了吃眼珠、喝尿等环节,但为了节目底线,很多原版观众期待的情节还是有所删减,反而加了更多谈心的环节,令原版观众疑问连连。

这样的改动在《越野千里》中也有所体现。为了考虑中国观众的观看习惯和大咖艺人的承受能力,不仅所有冒险的环节都明显降低了难度,甚至“情怀杀”竟也占据了一部分篇幅。这足以看出中国本土化的欧美冒险节目,尺度大,大不过原版,也请不来本土流量嘉宾,最终导致收视堪忧;但若反之尺度小,就算请来了像韩庚、李彦宏等本土大咖,但节目内容下降,反而会导致了原生观众群期待值反弹,节目依旧触底。

正如优质的美剧在中国视频网站的点击量,仍旧远不及漫天谩骂声的国产剧;中国的大部分青少年仍需要躲避家长的目光,偷偷摸摸观看欧美的电视作品一样,“欧美”在中国似乎始终是小众的代名词。

《the voice of……》(《中国好声音》)、《……’s Got Talent》(《中国达人秀》)……虽然珠玉在前,但在文化差异之下,欧美模式成功进入中国的经验,似乎比复制日韩模式更具难度。而“贝尔”系列的失败无疑是证明了这一点。

虽然我们很难预测,在中国文化进一步开放之后,在未来几年欧美元素是否会逐渐被更多的中国观众接受。但就目前而言,中国制作团队与其东施效颦的照搬模式,不如在本土化的时候做的更加釜底抽薪。例如多多展现中国式冒险精神、体验中国古代探险队历程等,让整档节目在气质上更符合中国大众的审美口味。

或许在彻底的改动之下,让节目升级为更具文化地域气质,而非卖弄情感的中国式冒险,“探险求生”类题材才能够真正开始在中国综艺市场中站稳脚跟。



猜你喜欢